抖音直播带货红利追逐战:离职员工都成了“抢手货”

889
发表时间:2020-10-28 21:55

  在抖音直播商品火起来之后,熟悉抖音直播算法的离职员工纷纷成为市场的“抢手货”。


  它们是实况转播培训机构最稀缺的资源。一个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尽管有保密协议,这些离职员工仍然被邀请参加各种小型闭门会议,每场大约只有3-5人参加,为那些希望通过抖音直播赚钱的人分享平台规则和发布方法。


  参加这类闭门会议的费用不菲,但愿意出学费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如今正值抖音抖音直播电商红利期,该平台交易量快速增长,许多人希望能迅速找到赚钱的途径。


抖音直播


  有些公司创造了像“衣哥”这样的赚钱神话。三月份,他开始在抖音上做抖音直播,目前粉丝数超过1400万,基本上每个抖音直播节目的销量都能突破2000万,已经迅速跻身抖音抖音直播达人榜Top5。


  衣哥合伙人赵宇溪对界面新闻说,衣哥的粉丝人数每月都在增加,而且销售额每月都在增加50%。


  这个数据还算不错。目前在淘宝、京东等日趋成熟的电商平台,流量集中于资金实力雄厚的卖家的趋势十分明显,新晋个人卖家已经很难有如此迅速的增长。数年前,崛起中的拼多多曾创造过电商增长的机会,而进入电商领域的抖音也被从业者看做是当年的拼多多——拥有足够的流量,在竞争中占据着巨大的市场份额。


  抖音网红带货的成长性非常明显。淘气电商、胖球数据等机构联合发布的抖音直播类TOP50榜单显示,7月抖音共有9位主播上榜,8月增至17位,已与淘宝、快手等抖音直播平台平分。


  在这一红利之下,大量的线下商家,淘宝商家,MCN以及抖音直播公会纷纷涌入抖音。在今年上半年,抖音上有超过百万的商家和主播带货。


  如今不做现场带货的out,也无法与同行进行沟通。MCN的一位负责人表示。


  相对于短视频、秀场抖音直播的成长红利,抖音直播电商需要对接供应链,更为复杂。对有足够经验的人来说,几年前,他们将抖音电商视为拼多多的淘金之地;而许多没有销售和供应链经验的人也纷纷涌入。


  有的人赚钱,有的人盲目跟风,不同背景的人以他们擅长的方式寻找赚钱的机会,疯狂追逐红利。


  一个实践者这样描述目前的实践者的状态:假设实践者的实践者的实际价值是100亿,那么那些疯狂追逐红利的人将预期推高到1000亿。


  提早领取股息。


  衣服哥是抖音电商抖音直播红利下的幸运儿。


  虽然实体店做了十多年,但近几年线下生意越来越难做,2018年衣哥的店铺还亏损。然后他开始在抖音上发短视频,与粉丝互动,试图引导店铺。三月份,抖音的在线电商业务上线后,衣哥也开始试探性,一下子火了起来。


抖音直播



  对赵宇溪来说,衣哥熟悉货品,对挑选货品有很好的感觉,这对他的现场带货有很大的帮助。


  事实上,先发制人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衣服哥刚开始做的时候,抖音抖音直播中的服装类商品还没有很多有经验的玩家,选品能力让他迅速赢得了用户的青睐。另外,森马等服装品牌尤其希望拓展新的销售渠道,对于现场带货非常积极,衣哥与许多知名品牌合作。


  继成为抖音抖音直播Top5的主播后,衣哥也开始尝试与工厂合作做自有品牌,向快手一哥辛巴方向发展,将粉丝和供应链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另外一位主持人朱瓜瓜则直接将辛巴的“正能量”风格的快手复制到了抖音上。作为老牌快手主播朱瓜瓜,虽然影响力不如辛巴,但深知“老铁正能量”的套路,在抖音直播气氛中有很强的调性。这样的带货方式同样适用于抖音,目前她的每一次抖音直播销售额接近三千万元,而且还是抖音抖音直播Top5的带货主播。


  有更多的淘宝中小卖家试图寻找新的机会——他们在淘宝赚钱比较困难,但过去积累的经验在还有流量红利的抖音上变得无足轻重。据悉,目前抖音上抖音直播电商表现较好的玩家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拥有大主播的机构,另一类是具有强大供应链能力的机构。


  对于收入处于行业中上游的MCN负责人来说,这些专业玩家的到来不仅推动了抖音抖音直播交易的快速增长,也对原本以内容创作者为主的抖音抖音直播生态形成了降维打击。”职业选手加入后,没有大主播,没有销售经验,也没有供应链能力的选手难以与之竞争。


  事实上,MCN在这些职业玩家到来之前就已经赚了不少钱。关于成长红利,该负责人的经验是,首先要对平台的战略高度敏感,其次要快速行动。分红期除了意味着快速增长外,许多企业的边界并不明确,有机会快速赚钱。


  去年,他就意识到带货将成为抖音的下一个增长点,并开始通过短视频的方式带货养生茶产品。其内容无需任何创意,只需简单粗暴的推销产品,引导用户到抖音小店下订单。”返点很高的产品,10元可以拿到8~9元返点。」


  卖养生茶赚了三四百万,不算多,甚至有人还赚了上千万。但是今年这种方式已经赚不到钱了,有供应链能力的商家拉高了抖音电商的商品质量,同时抖音也在打击劣质商品。


  然而,在抖音电商的成长红利下,该MCN发现了新的赚钱方法:抖音的流量正向抖音直播带货倾斜,投放dou+效率更高。他招了很多有销售经验的人做抖音直播,开了个零粉丝店,但是通过投放dou+购买流量,也已经能赚钱了。


  这样的方式并不可靠,但肯定可以赚到钱。当这样赚不到钱的时候,肯定有别的办法可以,要赚钱就要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主管人说。


  一窝蜂。


  逐利之徒闻风而动,甚至有不少人想吃个胖子。


  根据界面新闻了解到,重庆一家原本运营良好的秀场公会,今年入行后连连亏损,还拖累了秀场的运营,造成公司爆仓。


  知情人士说,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电商或供应链方面的从业经验,但从一开始就盲目扩张,试图自己建立利润更高、风险更高的供应链。早期小范围尝试效果还不错,该公司投入了更多的资金囤货,但并未售出。


  这个行会在资金链紧张后,于今年五月挪用了主播30~40%的薪水,试图度过难关。但是抖音直播平台知道这件事后,担心公会会继续挪用主播工资,6月停止与公会结算,造成恶性循环,公会拖欠所有主播6个月工资。接下来的一个月,公司的资金链断裂了。


  也有一些抖音直播公会在业界并不是很受欢迎,而是想迅速得到主播和供应链合作伙伴的认可,拼命砸钱刷数据,为自己做一个漂亮的招牌。


  刷屏数据已成为抖音直播带货热潮下业界公开的秘密。之前,凤凰网和《21世纪经济报道》先后曝光了吴晓波的一次带货翻车抖音直播,90万观众收看成交不足10单。


  原来淘宝抖音直播的运营负责人赵圆圆在自己的微博上自曝行业内幕:“现在一条抖音直播不过几亿的新闻都不好意思发?你觉得东西卖得这么好?你有没有用数学计算过,一元一秒的汽车是按原价卖的,五折的商品是按原价卖的,pv是按观众人数卖的。”


  一个从业者说,某种程度上,刷单已经成为平台、主播和品牌方之间的默契。要证明自己的转化能力,要证明主持人的带货能力,要证明品牌方需要通过抖音直播来拉动销量来讲述新故事。


  但是常常事与愿违,投入大量资金去刷数据等企业只有几家能够收回成本,许多企业在资金还未收回时,已经经营困难。


  有收获的就吃。


  老吴的抖音直播公会也是从抖音直播秀场向抖音直播电商转变。虽然他不想错过分红,但经过努力后发现,对于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分红并不容易。


  其公司拥有5万名抖音直播主播,有意转型的主播可尝试抖音直播带货,公司还从外部招募了一批有导购经验的人做抖音直播,并与一些服装鞋包代理进行合作。快手和抖音所有主播都要抖音直播,哪一个平台好就是运营团购方案的重点。半年前,还不到200位主播实现了正循环。


客户服务
 
 

服务热线:18871871197

二维码.png

微信咨询

 若客服不在,请提交需求至总台处理,谢谢!需求提交>>>

ABUIABACGAAg2pvu-AUor7Db5wMwZjgp.png